你那以希望为名的绝望微笑

因初三了,文停更一年,抱歉(土下座)

凹凸那一篇文暂时坑了
混的圈子:火影忍者/宝石之国/齐木楠雄的灾难/弹丸论破/我的英雄学院/斩赤红之瞳/约会大作战/漫威/未来日记/信长的忍者(忍者少女千鸟)/终结的炽天使(米优ONLY)/fate系列/杀戮天使/工作细胞(只吃癌白)

【主胜出/死出 副轰出/心出】和解之印〔7〕

⭕题外话(就是废话):听fz的Op码字真是爽爆

作者:慢更抱歉
—————————————————————————————

“你好,出久。”
“你好,心操君(笑)上次我们聊到哪了?”
“那个,出久,”心操人使开门见山地问,“你有没有亲戚,就类似于双胞胎之类的。”

“没有,我一直就是一个人,至于家人……”出久想到了自杀去世的母亲,“都只是……曾经的。”
“那心操君为什么要问我这些呢?”
“没什么。”【所以应该是重名。】

待心操人使走后,死柄木弔一把拉过出久,说:“你应该知道,这都取决于你告诉他你的真名,你当时就不应该这么做。”“疼疼疼。弔先生,我的肩膀被你那么一拉扯好像又脱臼了,今天又不能去搜罗个性了。”

“嘁,我帮你把他们打个半死,你只需要负责剥夺他们的个性就行了。”

“是、吗?”

—————————————————————————————
2个月后——————
“要剥夺这家伙的个性吗?”
“当然了,(笑)这么好的个性却被这种杂虫拥有,真是————”

“暴殄天物。”

————

警/视厅对于近两个月接连发生的谋害英雄的案件下了定论。与斯坦因那几乎是一击必杀的风格不同,被他所残/害的英雄身上的伤痕遍布全身,从伤痕上来看,那个人就像是在测试他们的个性。但是,警/长又看向另一份资料,这个人以同样的手法杀害了不少令警/视厅甚至政////府都头疼的逃//犯。完全弄不清这个人的思路和想法。而且这个人为了确保安全,令所有死者都是身首异处,真是残忍至极。

——————————————————
完事后清除完身上血迹的出久发动个性【瞬移】,然后“出事了”,没错,他,绿谷出久,瞬移到了爆豪胜己家——爆豪胜己房间。

幸运的是爆豪胜和爆豪光己不在。

“怎么会这样。”出久欲哭无泪。

爆豪胜己此时正躺在床/上,盖着被子,额头上敷着热毛巾,发烧着呢。【现在可是下手的好时机。】出久听见自己的心声。走到床前,举起刀刃,脑中却“不合时宜”地闪过自己与爆豪的过去。

收回刀刃

【不愧是我,这种时候都会下不了手。】出久自嘲。

“恩,呼。”躺在床上的爆豪一翻身,揉了揉眼睛,略惊讶地说:“出……久?”

【完了完了被发现了!】出久在心中惊呼。

爆豪胜己缄默片刻后,突然一把拉过出久

淡淡的吻了他,而且还是嘴对嘴那种,然后用他那因为感冒而沙哑的嗓音说

“我喜欢你。”

【小胜他亲了我!】出久内心无限刷屏(重点错了)

“那啥,同学,你认错人了,我不是…………”

“闭嘴!”爆豪胜己粗暴的打断了出久,“你就是出久,你就算化成灰老子都认得!(哭腔)你就是老子的废久,老子的废久!”

“老子最爱的废久。”

“那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对着媒体撒谎!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对我唯一的母亲撒谎!害死了她!”泪,终于挣脱了束缚。

“因为我也很绝望啊!”爆豪吼着。

“那你知道吗,妈妈死后,我更绝望啊啊啊!绝望到想杀了你!”出久抡了爆豪一拳头。

“我知道啊(哭腔),我知道啊!所以…………你以为我这段时间很好过?!我啊,天天都想着赎罪,每天每天都想你,愧对于引子阿姨。”

“你没资格这么叫妈妈!你既然想赎罪,那你干嘛还不去死!”又是一拳。

爆豪哭了,哭得绝望又痛悔。
出久哭了,哭得痛心又哀伤。

两人的泪珠滴落在地板上,泪水经过不懈累积,终于汇成一摊。

爆豪抚摸着出久的脸颊,亲吻着出久脸上的泪痕,出久哭得更凶了。

【你这样让我怎么下得了手】

见出久哭得更凶了,爆豪温柔地吻了出久的唇,说:“别哭了,小久。”嗓音因为哭过而更沙哑。

而这次,出久回吻了他。

待两人不再哭泣,出久将爆豪放回床上,再盖被子时,爆豪起身把他一把拉到床上,“很痛唉!肩膀才刚好。”然而这次,爆豪胜己是把他——绿谷出久按在床上亲吻的,不同于前面三次亲吻,这次爆豪将舌头伸进了他的口腔与他的舌头缠绵,双方互相吞食着对方的唾液,不时出发出暧昧不明的喘息声。

“哈,啊,小胜,够了啊。”出久一把推开爆豪。顺便发动个性【通感】,感应到爆豪胜和爆豪光己就在200米处,于是乎赶忙敲晕了爆豪,顺带清理了一下房间。再次发动个性【瞬移】离开。

—————————————————————————————

回到敌联盟,死柄木弔死死地盯着出久那有点红肿的嘴唇,问道:“你被谁亲了?”

“小胜,怎么了?”出久漫不经心地回答。

死柄木弔咬牙,一把拉过出久,快要亲上时却被出久全力推开。

“弔先生,你这样太过分了!”出久边吃药边说,然后赌气似的乓上了房门。

“为什么,为什么,他可以,换成我就不行,就凭,这家伙是你的青梅竹马,是吗。”如烈火般的妒意在死柄木弔的心中焚烧。


——————————————

孩子们,表争了!

发烧是敷热毛巾还是冷毛巾
问:发烧是敷热毛巾还是冷毛巾
[医生] 张楠 -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
病情分析:发烧是敷热毛巾还是冷毛巾?用冷毛巾。指导意见:发烧是敷热毛巾还是冷毛巾?用热毛巾会有反作用的,不过可以用温水擦,然后靠挥发带走热量
来源:快速问医生

请求

没错

机智如我:

猫头鹰太郎:



.................附议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我可去你的Master!〔2〕

预计4章完结。(完结后还有番外篇)
谢谢大家支持。
下章会有高能
ψ穹大亲兄弟
ψ大师兄的魔服被易相逢友情改造为花嫁服

————————————————————
梦————

“他”不断的抚摸着某个人的头发,嘴中零散的说着“没事………了,再…忍一下,就能……回……家…了,没………事了,不…………痛…………的啦,你…………看…啊,我………………笑…了啊……………………”
然后声音越来越轻,最后“他”和那个人就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呼吸停止后也屹立不倒。两人的手骨也一直紧握着。
————————————————————————
“呼,呼,”龚常胜从梦中惊醒,“这就是,小云哥哥生前最后时期的回忆吗?”

—————————————————————————————

“誓约胜利之剑!”

东方纤云看着这一人一英灵这么打,思考着是不是应该做一些什么(连续第四天了)。但是宝具绝对不能用。

另一边,逍遥渡影和逍遥星河兄妹也在进行着召唤,
“(咒语)”X2

“试问,汝就是吾的Master,对不对呢?”

“试问,汝可见到拐走我家小弟的歹人吗?”

“我⭕!同样是servant,怎么差距那么大!”逍遥渡影愤慨。

“你好,吾叫易相逢,是你的basaker。”
“我叫逍遥星河,叫我星河就行。”

看着一旁的二人,逍遥渡影只想说:

“劳资不想当Master了!”

“正好。”早在一旁吃瓜的东方芜穹接话。

空气中,有saber的杀气和魔力,好像还混杂着他家小弟的气息。过去看看吧。

“果然没错呢,小美人就在这。”东方芜穹突然降临。
“你谁?”龚常胜紧盯着对方。
“东方芜穹!!!你这家伙!”印飞星像是被激起了什么极其不愉快的回忆般,紧握誓约胜利之剑,再次调动全身魔力。
“Ex…”
“愚蠢。”
无数像触⭕手般的枝条刹那间破地而出。

“哥,住shou。”话还没说完,东方纤云感觉身体一阵酥麻,原来是被触⭕手,缠住了啊,但是我明明不在攻击范围里啊!MB,躲着也躺枪,还YD自带麻⭕痹效果!啊,这就是那两位前辈所说的幸运E啊。被缠住的东方纤云如是想。“毁灭…呜啊(娇⭕喘〔拜触⭕手所赐〕)”“真是,小美人,随意使用宝具就不怕杀死自己的Master吗?”东方芜穹将手伸进黑发人的嘴中不停地搅动着,戏谑地说着,“你知道吗?纤云,你不在的时候我下身可想你了,涨的难受,无处可宣泄,你现在那么色⭕气,是想让我宣泄「情感」的意思吗?”

“没见过你这么一本正经地耍流⭕氓的,我的「亲(重读)」哥……”
“流⭕氓又怎么样?”东方芜穹笑了挑衅一般地看着那两人说,“反正我就是那个注定要陪你到最后的人,而你也注定是我的。”

我的

“你不配!「 Excalibur」誓约胜利之剑!”

龚常胜有些惊讶地看着印飞星。

半刻后,“(高级魔法咒语)。”

战局顷刻反转,东方芜穹被控制了。

“还没完呢,”说罢,印飞星做了一下脚部准备活动,然后在东方芜穹跨间来了个飞踢。

印飞星沉默片刻说,“你要不也来踹一脚,不要紧。这家伙就是欠踹。”

“多踹踹流⭕氓有助于身体健康。”东方纤云补刀。
“话说Lancer的Master呦,我奉劝你快点用完令咒,不然……”(不知道是第几次的蓄力)

“再来一击誓约胜利之剑吗?而且龚某怎么使用令咒又关你何事。”(准备投影)

我该咋办,为毛有种不好的预感,东方纤云四处张望,正巧看到了易相逢,所以说嘛,那个混蛋说枪兵是幸运E的,吼吼,我还是幸运的呀。

“内啥,现在不是和平时期吗?我去和隔壁basaker喝杯东西,你们慢慢聊哈。”

“Lancer,你是不是忘了上上上届⭕杯战争咱俩就是被她一击爆头的。”印飞星一脸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眼神看着他。

“呜,是吾错了,吾当时不应该遵从Master的指令对不起,呜。”

“妈耶,saber你别说啊!”东方纤云觉得好心累,“师父父,去吃几个芝麻饼吧,没事儿。”

“那就去吃芝麻饼吧,师父父请你。”

“东——方——纤——云——,这个‘师父父’是咋、回、事、啊。”

“唉,saber你吃醋了,那是昵称而已。”

“才,才没有!”嘴上这么说,印飞星还是实诚地脸红了。

〔这个saber和Lancer一定是假的,没错,一定是假的。〕逍遥星河不断告诫自己。

待东方纤云走后,印飞星拔剑

“开战吧。”

“龚某正有此意。”

——————————————————
在吃芝麻饼时,逍遥星河忍不住发问:“你真的是Lancer吗?他们一打你就想法子跑,连劝都不劝。”
东方纤云一脸无奈:“首先我没必要参战,第二每次都因为要争我的神马归属权才打架,我劝他们他们就问我要和他们中哪一个人,……”

东方纤云顿了顿,又继续说

“结婚。”

“因为我的魔服是花嫁服,是你的servant搞的。”

“呜……那是因为你原来的紧身衣总被他们说很诱⭕惑人,而且你穿花嫁不更可爱吗?”

〔所以说我之前是错过了修罗场?!〕此刻,逍遥星河的内心正无限刷屏。

—————————————————————————————
等东方纤云回来时,局面已俨然变为三人混战,不过在他投枪后就停止了。原先那一大片树林已被夷为平地。

印飞星冷笑一声看向东方纤云:“Lancer,你知道接下来是什么环节吗?”

“你们终于停战了?”

“错!”

“是作者下半章将写的往事。”

“是谁的往事?”

“我们的。就是我们saber、Lancer、caster三人的往事。”印飞星哼了一声,“也顺便能决出谁才是这个Lancer的【正宫】。”


“那我先退避一下吧,毕竟自古枪兵幸运E,我只是个——炮灰NPC而已。”

抽取结果

抽到了某两个小可爱点的佐鸣校园甜宠&空楠盗梦(楠雄进入空助梦境)。SO,我得加油了。(还有3个连载坑)

我可去你的Master!(all大)〔1〕

ψfate设定
ψ积存蛮久的脑洞
ψ没有圣杯战争(私设已经终结)
ψ设定:印飞星「saber」,东方纤云「lancer」,东方芜穹「caster」易相逢「basaker」(有拼错请在评论告知,谢谢😊!)
ψ三路视力5.0
ψ篇幅不定

可以的话

正文走起

————————————————
夜晚——在某高中[图书室]——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样画的。”

某(没错这就是这所高中的名字不是匿名)高中,高一(1)班,班长——龚常胜——这个出生于魔术师世家的天才此刻正在画一个他听说能够召唤英灵的魔法阵。

当然目的不是什么□杯战争,因为已经终结了,他这么做只是想验证一下是不是真的可以召唤英灵。

是的,目的一开始确实是这么的真纯。

“(咒语)。”

一阵光芒闪过,一个人影出现在阵中,只见他双唇轻启,说:

“□杯战争□□的不是终结了吗?”

“所以我只是想单纯试一试看看老祖宗的话对不对。”

“熊孩子(小声)。那好吧,”说着东方纤云深吸一口气,开始"走流程",

“试问,汝就是吾的Master?”

“是的。”

印记出现 。

东方纤云表示“最好X的快点用完三条令咒,我还要回英灵殿躺着呢。”

“那令咒一共有几条?”

听到这,东方纤云真是对那些以前的参赛者感激不尽,居然连那么重要的事都没写!

“一共有5条。”NICE!东方纤云默默地给自己点个赞。

——————————————————

印飞星很生气,没错,他想宰了那个召唤他家lancer的那个人,YD好不容易□杯战争终结了,总算可以安安静静等媳妇脑子开窍,然后造孩子。然而一阵白光过后,他家Lancer就没了。呵呵,信不信我送你一个Excalibur呦。

然后又是一阵白光过后,他本人也被召唤了。

————————————————————
叶昭昭蒙比地看向阵中那servant的剑指向自己鼻尖,恶狠狠地问他:

“试问,

汝知道那个拐走我家Lancer的混/蛋在哪!”

片刻后带着爆棚的杀气跑路了。

————————

“请问Lancer你能把你的名字告诉龚某吗?”
“额。。。。”

“誓约胜利之剑「 Excalibur」!”
“飞……「saber」你丫疯了吗!砍我干嘛!”
“对不起啊,Lancer,砍歪了,我现在就砍死你的Master然后一起回英灵殿。”
“你也被召唤了那你难道不应该先砍死你自己的Master吗?”
“说的也是。”

于是乎,玩家叶昭昭此刻疯狂逃命中

“妈耶!第一条令咒,表砍我!”回头,对方不动如山。

“第二条令咒,快停下来!”脖子能感觉到剑的温度。

“第三条令咒,去砍你最讨厌的人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走了。

“ Excalibur!”

然而龚常胜视力太好躲开了,“还好龚某躲开了呢,小云,哥哥(重读)。”

看到此时一人一英灵中间那可以用来给大哥大充电的电光,东方纤云只想说:

“我在哪,我只想回英灵殿磕瓜子啊!”
——————————
此刻,英灵殿——

东方芜穹:“小美人不在的第一个后半夜,下身难受,但是小美人在的时候下身更难受啊!所以小美人你啥时候回来啊!”

【主胜出/死出 副轰出/心出】和解之印〔6〕

那个穿黑斗篷的人的袭击之快令爆豪措手不及,而且他似乎知道自己的攻击方式,招招都被瓦解还被他打伤了右手,啧,似乎还骨折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你是谁啊!为什么只攻击我一个人!!”爆豪一边躲避一边发问。

【你说是为什么。】

爆豪见那人不回答,又大喊到:

“喂!!回答我啊!你这家伙啊!!混/蛋!!!”

然而回答他的只有沉默,没有别的。

“嘁,不肯回答是吗?那么,等我打爆你脸上的面具再说吧!你这混/蛋!”又是一个爆破。“等你打下来再说吧。”那人平静地回复。“好啊!满!足!你!西内——哟!”

“你,就是雄英的老师,那个【橡皮头】是吗?”“是,那么你是?”“敌联盟的首领——死柄木弔。”

“为啥他会怎么介绍自己?”黑雾想。「因为他上次打赌输了。」“出(久)。”黑雾被吓得忍不住说了一字。

“出什么?”轰焦冻的突袭冻住了黑雾的半身,“告诉我。”“什么都没有,”黑雾想再开传送门时忽然想到自己的半身已被冻住,“可恶,只能这样了吗。”又是一大批脑无。

—————————————————————————————

“呵,还以为是一批精兵结果只是一批空有许多个性的废物吗!”“绝缘体已经造好了,接下来就靠上鸣同学了!”“一百三十万伏特,无差别放电!”“没问题吧,梅雨酱。”“gero。我还行。御茶子酱。”

—————————————————————————————

“这届雄英的学生还不错嘛。”出久感慨。“说得好像你见到过很多届雄英的学生似的。”死柄木.新晋吐槽师.弔再次"上任",“喂,小鬼你刚刚不是在打架吗?”“小胜已经被我打得似乎受了重伤(双手骨折),所以我就停手了。”“你不是说你要杀了那个家伙吗?”“啊?忘了。”死柄木弔能感觉到即使隔着面具出久肯定在笑。而事实也是如此,出久确实在笑,当然出久刚才的话确实一半真实一半虚假。

“这个声音,难道是妹子吗!”“应该吧。”这是来自于峰田实和吕濑范太。

“刚刚的话你们……都听见了吗?”出久手中积聚着毒液(剥夺的个性之一)。“你们刚刚说什么了?对了,你是妹子吗?是妹子妹子吗!听你的声音感觉好像妹子!”(峰田实)“那就是妹子!”(吕濑范太)“啊,香香软软的胸部!性感抚媚的臀部!真是太——好——了!耶✌!”(峰田实&吕濑范太の合声)

“这是什么情况?弔先生。”“谁知道啊,小鬼。”两人黑线。“妹子啊!胸部臀部啊!我来了……”“我是男的(一阵恶寒+无语),你们………”[发动个性【石化(时效30分钟)】]“唉!”然后两人扑街(并不)了。

「在二人成为职英后这次一度成为二人最想埋没的黑历史。」

“雄英学生是不错,但是不是全部。”“同意。”出久看向远处正在奋力挣扎反抗的黑雾和为数不多的脑A无,无奈地摇摇头,“黑雾桑,我来了。”

“对不起,如果不放开黑雾桑的话你会很麻烦的。”“……”“(笑)真是倔强呐。”“小心啊,轰少年!那个是腐蚀性毒液!”“欧尔麦特!是本人啊!(碎碎念:身为粉丝的我居然以这种方式见到了欧尔麦特啊!好高兴啊…………〖没被听见了〗)”出久下意识捂着嘴却压抑不住内心的欢喜。

“已经没事啦了,因为我来了!”

“欧尔麦特……果然……来了吗?”

“要进攻吗?弔先生。”出久的双手已经在蓄力。

“你先别动,我先来。”当死柄木弔转头看向绿谷出久时发现刚才还精神饱满的那人忽然蹲下身子,“咳、咳,抱歉啊,弔先生,我……我在这种时刻不行了。”“那你等着,我先尝试着与欧尔麦特交手。”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临走前,死柄木弔忽然想到出久的身体状况,向黑雾发问:“黑雾,你还能再放出一些脑无吗?”

“可以。”

“老师,请原谅我这次的奢侈。”死柄木弔在心里说。

死柄木弔背起出久让出久的头靠在自己肩上,双手环住出久的双腿。走进黑雾开的传送门。

“谢谢。”他听见出久这么对他说。

回到基地后,刚吃完药的出久表示:“我需要剥夺更多的个性。当然这还需要弔先生和黑雾的帮助(笑)。”

————————————————————
心操人使家————

“心操,你最近怎么都会来的那么晚?我问你老师了,你们这几天都是6点放学,你为什么会8点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妈妈,只是交到了新朋友。和他聊的比较投入就晚了,抱歉让妈妈担心了。”

“他叫什么?”

“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他不是已经死了吗?”说着心操妈拿出报纸,在报纸的头版印着“匪夷所思!16岁【无个性(加粗特大字)】国中生跳楼自杀!”下面放着出久的照片和姓名年龄。两人的容貌简直就是一摸一样,但心操人使敢肯定这个“绿谷出久”一定不可能是那个在酒吧里的“绿谷出久”。

【双胞胎?吗?还是……重名?】心操突然感脚心里有些拔凉拔凉滴。

—————————————————————————————

作者:感觉越写越糟糕😰了,另外在线的小伙伴能之“吱”一声吗?马上要100粉了。

【主胜出/死出 副轰出/心出】和解之印〔5〕

加入敌联盟的3个月后,出久成功获得以自己基因配置的特效药,体力大大提升,期间出久也将【ONE FOR ALL】练得炉火纯青。

—————————————————————————————

“醒了?”死柄木弔看到床上那人微微一翻身。
“嗯,今天怎么了呢?”
“对了,AFO最近掌握的怎么样了?”
“还行吧。最近的库存量差不多到了100了(笑),还是不及老师啊,真感谢你啊,弔先生。”
“你还真敢说,”一想到在练习时出久的种种行径,如:故意剥夺一半的个性、个性剥夺之后恶意扣留几天、故意给他不是他的个性(制造泡泡、女体化、缩小化等)事后还说是失误…etc,死柄木弔真是一阵恶寒,这小子真是恶魔吧,不过还是正事要紧。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死柄木紧盯着绿谷出久
“恩,庆祝我吃到特效药一周年?开玩笑的啦,老师又布置了任务对吗?”
“是啊,今天那帮雄英的英雄科要去进行灾害营救演习,而我们就要袭击他们。”死柄木弔特地把最后四个字咬牙切齿地说出来。
绿谷出久撑着脑袋歪着头笑着看着死柄木弔温柔地说道“:知道了知道了。”
听到那温柔如水的声音时,死柄木弔庆幸自己被父亲的手挡住了脸,没错,死柄木弔又一次脸红了。
“阿拉阿拉,弔先生又脸红了?”说着,出久已经将自己的额头抵在死柄木弔的额头上。
【太近了太近了!这太犯规了吧!】死柄木觉得这个小鬼再靠近一点估计自己的理智恐怕真的就要永远的离家出走了。

“呃,先生说半小时后出发,你们……不去休整一下吗?”黑雾的前来终于解决了这个世纪级别的尴尬。

死柄木弔如同见到救星一般直说:“我去修整一下!”
————————

穿着战斗服坐在车上,只有爆豪一直在睡觉,梦中的出久在国中并没有被他刺激得自杀,还活的好好的,身体也和他一样健康,在雄英入学考之前终于觉醒了个性,两人都在雄英高中的英雄科A班读书,唯一的遗憾就是关系不太好。但是紧接着这一切全部破碎凋零,他的眼前出现了穿着折寺校服的出久他用那哀伤的眼神看着自己,爆豪一激灵,运用个性以最快速度冲向已经开始下坠的出久,然而还是这样,永远只差一点就能触及他、拉住他。

“爆豪、爆豪,你刚怎么了?你伸手干嘛?”切岛锐尔郎摇醒了爆豪胜己。“是你,摇醒了我,是吗?”“恩,是啊,咋了?”爆豪沉默3秒后,“西内哦!!你这家伙!”“唉?!我又做错了什么?别打人啊!再打人我就要发动个性了!”“西内西内西——内——!!!”

“那个,我想问一下,切岛同学究竟做错了什么?”八百万百有些蒙。

“安静!”相泽消太终于忍不住了。

所以切岛同学(我)终究竟做错了什么?!——by一脸蒙的1-A全员(除了知道实情的爆豪胜己)

————————————————————————————
“不是说好了要露脸的吗?你穿着黑斗篷戴着面具干嘛?”
“因为我现在不想这么早再让小胜见到我。而且弔先生你不也是没露脸吗?”
“那不一样好吗!”

为什么看他俩拌嘴会有种看情侣拌嘴的错觉?!——by成吉思汗的黑雾
————————————————————————————
走过黑雾的传送门,眼睛第一眼看到的那个人还是爆豪胜己,【这就是命运吗?】出久戏谑地想。

敌联盟与雄英的初次交锋正式开始。

【主胜出/死出 副轰出/心出】和解之印〔4〕

ψ「」在本章中为胜出二人在本章的回忆

ψ【】在本章中为回忆中的话语

ψ{}在本章中为轰焦冻心理活动

ψ本章有一点通环(天喰环的单恋)

“你是那个绿谷出久的熟人吧。”

爆豪胜己身体一颤,脑中出久自杀后的尸体的影像一闪而过,“是啊,怎么了!”

“新闻上说你在他自杀后第一个抱住他尸体痛哭的,想必你们关系一定很好很亲密吧!”

【像你这样的家伙是成不了英雄的】

【我建议你到天台上来个狗爬式祈祷自己下辈子能拥有"个性"吧】

                                                                                             」

“不是的。”

“但是你在入学考的时候那副样子就好像要表现给他看似的。”轰焦冻冷不丁地插一句。

“表现给谁看关你什么事啊!半边混/蛋!”

“那是为了什么呢?”

爆豪一愣,“那个是为了…………为了什么又关你什么事啊!臭阴阳脸!”

“是吗,”轰焦冻沉默一会儿说,“有一件事我一直很好奇……”

随着爆炸声的响起,轰焦冻被强行打断,只听爆豪像是怕被发现什么似的大吼道:

“烦死了啊!你个阴阳脸,有完没完!本来跟你们这帮废物坐在一件教室就已经够烦的了,你这阴阳脸现在又在那问三问四的,超级恶心啊!”

说完爆豪胜己头也不回的离开。

“这是什么人那,居然这么暴脾气,那个叫绿谷出久的还真是受罪。”
“是啊!”

{不知为何,我越来越肯定一件事情,开始不怎么相信媒体所说的〔事实〕……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不……但现在还是不能下定论。}

————————————————

————————在墓地————————————

“你知道吗?出久……今天特别烦,先是一个大饼脸问我和你的关系,再是一个半边脸问我入学考试时那么拼命的表现是为了谁,你说除了你还能是谁………………对了,今天也给你带了猪排饭…是我亲手做的…希望你能喜欢…………引子阿姨,我其实不该撒谎的………你和出久现在一定很恨我吧…………………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你们肯定是无法原谅我吧……是啊,原谅我什么的是不可能的事………………出久,我明天还会来看你…和引子阿姨。”语毕,爆豪放下一束彼岸花。

“是啊,比起恨你,我更想杀了你。。。。。不过猪排饭是真的好吃,真的。”

“你能不能正经一点!”死柄木弔忍不住吐槽。

“没办法啊,我对小胜又爱又恨,既恨他又爱着他。”

————————

傍晚——酒吧

天喰环踏进这个酒吧,看到了那个服务生,然后四处张望略紧张地说:“我,刚成年,喝酒不要紧吧。”

“当然不要紧,刚才那位还是未成年呢。”

你这么卖队友真的呆胶布?!——by欲吐槽又止的死柄木弔。

“请问这里能倾诉烦恼吗?”

“可以。”

“那样的话…………呃……(超害羞)是关于我的一个幼驯染的……”

出久双眸逐渐黯淡,声音也逐渐低沉“这么说来我也有一个幼驯染。”

“我和他在小学3年纪时认识。”
“我和他在幼儿园时认识。”

“当时他主动搭理了当时因没人搭理而孤寂的我。”
“当时是因为和他家住的比较近每天几乎一起上学放学。”

“他总是在保护我,当然现在有时候如果条件允许的话(脸红心跳)还,还会一起战斗(笑)”
“他……(消沉)有时候会(超小声)欺负我。”
“那样的话……”
“(笑)不要紧啦,我们现在已经半年没见面了。”

“所以我对他就那么渐渐地产生了爱慕。但是但是但是这家伙是个直的!呜啊,想告白又不敢真的好愁啊!”
“…………………………我,对他又爱又恨,当然恨大于爱啦,(笑)所以我现在就不去见他。”
“我建议你,如果实在传达不了你的心意,那么就把他约出来打一架。”

为啥看着你那带着怨念的眼神有种不好的预感。——by新晋吐槽师死柄木弔。

为啥自从你来了后死柄木就成了吐槽师了,你俩对比各自的幼驯染到底是为了啥,而且原本严肃的敌联盟变得欢脱了才是重点好吗!——by汗颜的黑雾

所以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话说为什么我要和他对比幼驯染?!——by陷入沉思的新晋调酒师绿谷出久

————————————————

作者:下章故事直击USJ事件

【主胜出/死出 副轰出/心出】和解之印〔3〕

ψ本章主要人物全部登场

“弔,这个孩子已经继承AFO了,所以在他熟练运用能力之前你就作为他的陪练和导师吧,如果可以,还希望你能与他建立起朋友关系。”

看着眼前这个笑得“人畜无害”的出久,死柄木弔觉得之前那【恋爱的感觉】根本就是是扯淡,要说为什么,呵,还不是因为要练习【剥夺个性】为什么要找他,找黑雾也行啊!(黑雾:为什么我突然好想辞职),陪练和导师可不包括这个啊喂!

而且这家伙现在对于他无法再赋予他【崩坏】的个性说法啊还是【谁叫弔先生不允许我吃三色丸子】不仅不承认自己掌握不好,还借机吃丸子,不过,总的来说,自从这小鬼来了之后,联盟日常似乎就欢脱了许多,貌似也不错(沉思状)

哦呼~

————————————————

今天就是雄英的入学考,出久,看着我吧。

一路上也没引起什么注意,但还是很在意,在6个月前,〔淤泥事件〕时居然看到了出久,好希望当时不是错觉,出久。。。

爆炸声一波接着一波,6分、20分、78分、125分……

【看着我吧!!DEKU!】

控制室内——————

“这个孩子,是叫爆豪胜己吧?”

“是。”

“果然很强呢!就像媒体报道的那样。欧尔麦特,或许你能考虑一下让他继承【ONE FOR ALL】。”

“不能,”欧尔麦特顿了一下,说,“不能,爆豪少年虽然很强,但是在那次〔淤泥事件〕中,我能从他身上感觉到一种感觉,一种很强的想要忏悔什么,为什么赎罪的感觉…………因为,他当时【并没有挣扎】,反而【希望淤泥能吞噬他】,眼神在淤泥差点要吞噬他时,变得【释然和轻松】了。”

“是吗……”

“那么您决定让谁继承【ONE FOR ALL】呢?”

“通行百万。”

————

某个死角

“真不愧是小胜,越来越强了,如果真的是被小胜杀掉,也算一种幸福啊~加油哦,小胜~(碎碎念:不管怎么样,最爱的最恨的都是小胜啊!…………)”

“喂,出久,麻烦你别碎碎念了,我快拦不住死柄木弔了。”

—————————————————————————————

黑雾曰:为什么有种我是那两个人的妈的错觉。

————————————————
轰焦冻遇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

————爆豪胜己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爆豪那努力的样子似乎是要展示给某人看,如果是真的,那那个人应该是

————绿谷出久

当时在放学路上看到这则新闻时,他是有点吃惊的,毕竟这还真是少见,从两方面来说。

只不过最近他真的很在意一件事

如果

那个【绿谷出久】真的是个内心极其脆弱、阴暗、自卑的【无个性】

那么

为什么

他的照片会那么阳光

无论怎么看

真的因为过度自卑又受了一些刺激而导致自杀吗

轰焦冻不敢妄下定论

——————————————————

【致心操人使同学:您被录入〔雄英高中(普通科):F班〕】

“普通科……啊。”心操人使有些失落地看着手中的录取通知书,像这样的个性果然进不了〔英雄科〕啊。就知道会这样。

不像往常一样那样的回家,心操人使拐进一个从未进去过的一条巷子,“居然还有这样阴暗的巷子,酒吧什么的…………呵,居然真有啊。”

“要去喝一杯吗?”有个正在倒垃圾的翠发翠瞳脸上长着雀斑的人问他,看他那样子,似乎是同龄人

“行啊。”

“能冒昧的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绿谷出久,你呢?”

“心操人使。”

绿谷出久在酒吧调着朗姆酒看到心操人使手中的雄英录取通知书沉默了一会儿,问“雄英的?”

心操人使莞尔一笑说“普通科。是很次吧,没进英雄科。”

“并不是,心操君,恕我那么冒昧的叫你,不过我觉得无论进哪个科都不要紧,只要能做好自己被他人认可就是最棒的英雄。”

“是吗,不过你那么叫我并不冒昧,绿谷君,只不过你说的太轻巧了,社会可不会那么认为啊。”

“啊,是吗,这样啊——那么心操君最差就做我一个人的英雄不就行了吗,我会一直支持着心操君的呦,一直一直一直。”

喝下这杯朗姆酒,心操人使觉得自己的心扉也敞开了。

“谢谢你,绿谷君。”

两人对视一笑。

“朋擦。”

这是玻璃杯爆裂崩坏的声音。

心操人使猛然看到坐在吧台角落的一个穿着黑色连帽衫的男人。“恕我冒昧的问一下,这位是?”

出久看都不看死柄木弔一眼,直说“啊,那是我的上司,他非常喜欢制造垃圾,就是灰尘来增加我的工作负担,特别讨厌。”

【然而是因为你。——by路过的黑雾】

——————————

在酒吧前晃悠的天喰环看着进去时一脸郁闷的心操人使一脸轻松愉悦地出来时,想到:这莫非是传说中的解忧酒吧?要不进去一下

【主胜出/死出 副轰出/心出】和解之印〔2〕

“我的儿子不是这样的人!他很乐观,开朗。虽然体质是差,但是他并没有为此自卑!所以请不要再恶意抹黑他了!”绿谷引子哭喊道。

“胜己!小久是怎样的人你一定也很清楚啊!拜托你,把真相告诉那些媒体吧!”

“可是我也很无奈啊!是他自己要去死的啊!我已经把全部的事都说出来了啊!”这是爆豪胜己对绿谷引子最后的答复。

绿谷引子坐在沙发上,哭泣着播放着出久幼年时的录像带,一切都回不去了,曾经的一切,丈夫,儿子,一切都回不去了。

——————小久,妈妈很快就来陪你。
——————老公,抱歉,我没能当个好妈妈,好妻子。
———————————————————— 眼前一片漆黑,浑身上下哪都疼,这就是死的感觉吧。。。。

“醒了?”死柄木弔听到病床的“咯吱”声,起身,走向那人。

“我……这是,死了吗?” 死柄木弔“哼”了一声,缓缓地说:“小鬼,你认为你死了吗?”

出久艰难地转头,最终望向天花板,问:“那么,这是……哪里?是……你救了我吗?” “是老师救了你。” “老师……是谁?” “……” 见男人不再回答,出久也乖乖的闭上了嘴。 一会儿,出久大叫:“对了!妈妈,妈妈!我要去找她!现在的妈妈一定快崩溃了!可恶!起来啊!啊啊!要去找妈妈!!啊啊!”

“妈……妈?就拖着你这病躯?去找她?别开玩笑了。”

“闭嘴!我……凭自己也可以啊!再说你是谁啊!为什么要管我?”男人嘲讽的话令出久有些生气。

“死柄木弔。”

“是吗?那……弔先生,绿谷出久,请多指教啊。”

弔看着出久在病床上努力挣扎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出于老师嘱咐的“要好好照顾这个孩子。”弔向出久伸出手,“我帮你吧,你这样子可是见不到你的妈妈的。”这么说来“妈妈”这个词,好像从10年前就不再听到了啊。

真怀念啊。

出久迟疑了一下,还是搭上了死柄木弔的手

“谢谢。”

“行了吗?走吧,小鬼,去找你妈妈,我们一起。”

“嗯。”出久微微一笑。

啧,居然会有一种恋爱的错觉,看来是该好好去查查黑雾最近是不是又在看什么少女漫画。真是麻烦呐,这个小鬼。

——————————

奔跑,奔跑,即使拖着这个病躯也要奔跑。

“等着我啊,妈妈我马上就要来了。拜托了,妈妈!”

“BOOM——!”火焰冲破了窗户,爆炸声令出久一怔,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绝望。

“怎么……会?骗人……妈妈……果然,还是来晚了吗?”

当他看到不远处的爆豪胜己一副崩溃的样子时,一种可怕的想法出现在他心中。

是你吗?

小胜
————————————
AFO手中握着录像带,笑着说“好戏要开始了。”

————————————
在他人绝望时再加上一桶火是什么样的感觉?

AFO看着眼前正趴在自己怀中哭的正厉害的出久,想道反正这颗棋子是注定归他了,不过还是再观察几天吧。

许久,出久带着些许哭腔,说:“小胜,无法原谅,我发誓,我,绿谷出久! 绝对要杀了你!”

“但是你得现拥有比较强的个性,然后才能去杀了他,不是吗?”AFO慢慢地引导着被愤怒和哀痛所支配的出久。

“但在这之前,我想向你介绍一下我们敌联盟。”

【一大段介绍】

在差不多说完时,AFO还是绕到了这个问题上:“所以要改变这社会,得先把【和平的象征】欧尔麦特解决掉!”“驳回。老师,我认为我们其实不用去解决欧尔麦特。”“哦?你说说看。”

出久深吸一口气,表示:“一:欧尔麦特是因为被大家所认可才被称为英雄的。而当今大街上出现那么多的‘英雄’,我认为其实是这个社会在变相曲解欧尔麦特的想法。二:看欧尔麦特最近几期的,救人时录像,你会发现它的行动速度比以往要慢0.1秒,欧尔麦特是除了老师您站在金字塔尖的人物,会慢0.1秒也足以说明欧尔麦特,他已经衰弱了。根据我的估计,大约十年之后,欧尔麦特就会彻底衰弱,【和平的象征】自然也不会再存在。三:欧尔麦特是我最崇拜的偶像。综合上述,我认为去杀死欧尔麦特根本不需要。”

“出久,请问,像慢0.1秒这种事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哈?观察的仔细一点,不就可以发现了吗?”

【怪物!】这是死柄木弔和AFO的共同心声。

【收回前言,这孩子根本不需要观察几天。】by  AFO

【最后一个才是你真正的理由吧!】by 死柄木弔

“怎么了?弔先生?老师?”出久疑惑地看着已经石化的二人。

“没啥,敌联盟欢迎你,绿谷出久。”路过的黑雾解决了这尴尬的处境。

——————————————————————
“臭小子!别忘了,下周三是引子和出久的葬礼!”

“我知道啊!老太婆烦死了!!”

我,才是那个该死的人

我,害死了自己的幼驯染和他唯一的亲人

“原谅我,出久。虽然我知道这样没用。因为你是不可能会原谅我的。但是,我想告诉你。。。。”

“我喜欢你。”

“要是早一点发现自己的心意而不是不停的欺负你那该多好。你说是吧?一步错步步错,这句中国的古话讲的就是我吧!”

“对于你的死,我撒了谎,然后对你的母亲我继续在撒谎。出久,对不起。”

“另外,我考进了雄英。你不是一直很想当英雄吗?我以后会连着你的一份,做一个被大家所认可的英雄。”

“DEKU…………我好想你。我喜欢你。”

——————

作者:下章黑久、轰总、心操正式亮相。(主要人物全部登场)

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