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以希望为名的绝望微笑

因初三了,文停更一年,抱歉(土下座)
我流御主(从者)X从者(御主)/魔王(勇者)X勇者(魔王)这样的设定
凹凸那一篇文暂时坑了
混的圈子:火影忍者/宝石之国/齐木楠雄的灾难/弹丸论破/我的英雄学院/斩赤红之瞳/约会大作战/漫威/未来日记/信长的忍者(忍者少女千鸟)/终结的炽天使(米优ONLY)/fate系列/杀戮天使/工作细胞(只吃癌白)

今天你集齐绿谷的职阶了吗?(上)

all出预警,

设定是小英雄和FGO联动

小英雄人物设定神马的,全是自己一时兴起瞎掰的。宝具名称已绝望(我都写了些神马辣鸡名称),星级以及别的什么的

文笔炸裂,请做好辣眼的准备

能接受请往下滑。


不接受任何撕


谢谢


轰出胜的全职阶

轰:

1.幼轰<a verange>宝具:我所向往的光明 (三星)

2.(十杰pa)<saber>宝具:向往光明的胜利之剑(五星)

3.(设定同上) <caster>宝具:高速咏唱.双重炼狱(四星)

4.(原作设定)<archer>宝具:冰火两重天(五星)


出:

1.幼出宝具<ruler>:成为向往之人吧(三星)

2.(十杰pa)<saber>宝具:不会被阻挠的胜利之剑(四星)

3.(原作设定)<bersaka>宝具:ONE FOR ALL10000%(五星)

4.(黑久设定)<a verange>宝具:盛开吧!我心中的绝望(五星)


胜:

1.幼胜<bersaka>宝具:最耀眼的那颗星(三星)

2.(十杰)<bersaka>宝具:第六天魔王(五星)

3.(设定同上)<rider>宝具:起舞吧!我那浩瀚如星河般的双足翼龙(四星)

4.(原作)<bersaka>宝具:致命爆破(五星)


茶毘(原作)<a verange>宝具:永不熄灭的冥火(五星)

欧尔麦特(原作)<ruler>宝具:ONE FOR ALL[EXTRA](五星)

其余等提到再科普

————————


今天的绿谷依旧沉迷于FGO无可自拔,没办法。


当初在听到有什么联动消息的时候,他并没有任何的兴趣,说真的,直到他第一天玩游戏的时候,凭着自己那绝对欧皇的运气抽到了一个五星b阶的爆豪的时候,他心动了。


然后他就再没有抽到过一个五星了。对于他自己,他只抽到过一个三星的幼年的自己就没有了。


对不起呀,妈妈,我没有做好我自己。


不过他羡慕的好友列表里中有一个好友有一个100级的A/verange职阶的自己。说实在的当时在看到好友请求的时候他一愣毕竟他当时只是一个Lv3的小萌新。


当然最近还是蛮开心的因为他又抽到了一个五星的没错是五星的,是五星的茶毘,虽然是敌联盟的,但是在这里是五星就够了。


OMG,小胜轰君对不起,没集齐你们的职阶是我的错。


绿谷看着一排排三星的幼轰和唯一一个五星的爆豪叹气。


——————

今天的死柄木心情依旧很糟糕,是的,他列表里的唯一好友,绿谷出久竟然抽中了茶毘,是的每天使用频率至少96%,再多使用一两次就赶上梅林(别的援助)和爆豪了,但是,谁叫敌联盟参与联动的只有茶毘呢?(死柄木os:mama,算了,谁叫我已经集齐全套了,而且各项全满级了,就不计较了)

————————

治崎看着寄到自己家的长长的账单,,,啧!死柄木你到底氪了多少!然后抚摸着女儿的长发说:“eri,我会尽全力让这孩子成为你母亲的。”“嗯!谢谢!我也会尽全力让出久哥哥做你女婿的!”


啧,女儿大了都会和父亲抢老婆了,算了,反正我早就集齐了全套,等我和saber职阶羁绊点到LV5在教训你也不迟,所以臭丫头你到底每天玩到几点,怎么就你羁绊全满级了,算了,于是他向雄英发出警告:倘若你让绿谷出久拒绝我的约会,你们就等着全部失去个性吧!然后被电话另一头的绿谷引子一口回绝了。


治崎:完了完了,打错了,这下不仅约不到人还惹了丈母娘【弱小无助慌乱】


——————————


轰焦冻满意的看着自己那全套的绿谷,感谢你,绿谷,头一次让我合理的烧了那么多混/蛋老爹的钱,你真是天使。


绿谷:EXM?!


——————

心操人使:就我一个是靠运气6宝的吗?

————————

群——今天你集齐绿谷的职阶了吗

      14:00

铁骨铮铮:【截图】各位,我今天终于集齐了!

不是巨婴:【截图】嗯?

铁骨铮铮:………………容我下线一会儿。

不是巨婴:呵,渣渣,就这样还来叫板,【截图】X12

惹怒丈母娘的我哭的像个孩子:滚,想你这种氪了我的钱才满的人最没资格。【照片】

零重力:楼上两位莫非是…………!

不是巨婴:走开,@ 惹怒丈母娘的我哭的像个孩子,想知道他的号的话就闭嘴。

惹怒丈母娘的我哭的像个孩子:不,看到那个每一栏都满级的援助号了吗?那就是我。

不是巨婴:泥煤,梅林孔明宝具满级怎么做到的!我特么才只抽到2宝!

惹怒丈母娘的我哭的像个孩子:科技,你太嫩了,孩子。

橡皮擦:楼上你的昵称让我想起一个人。

惹怒丈母娘的我哭的像个孩子:不是。

橡皮擦:那你就是了。

惹怒丈母娘的我哭的像个孩子:进去可以,就是别断网和收手机就行了。

橡皮擦:不是,我只是想问一下,今天几点还能抽到那个三星的小鬼,我倒霉的连一个三星的都抽不到。

铁骨铮铮:……

零重力:……

惹怒丈母娘的我哭的像个孩子:……

不是巨婴:……

惹怒丈母娘的我哭的像个孩子:你去死吧,明天我就来炸雄英。

零重力:你这样小久会伤心的

铁骨铮铮:所以说丽日同学你连马甲都不要了吗?!

橡皮擦:很好,切岛锐尔郎,丽日御茶子,自习课玩手机,尤其是你@铁骨铮铮,还抽卡,不过先不记过。

铁骨铮铮:为什么……?

橡皮擦:早知道了:)

零重力&铁骨铮铮:……

              20:36

皮卡电:啊,总算有空肝了。

读心术:[直播:1246圣晶石连个五星都抽不到]

耳机:非洲大家庭欢迎你

        15分钟后

【群消息:[读心术]已被管理员踢出群】

耳机:@暴躁老哥 干得好!

暴躁老哥:闭嘴!明天我去炸了普通科!

冰火两重天:【截图】,就位,绿谷的魔术礼装已经出来了,我集齐了,你们呢?

其余人:晚了一步!

暴躁老哥:闭嘴!MMD,那个该死的五星A阶废久怎么还不来!就这么讨厌我吗!

不是巨婴:【截图】,本来就是。

【截图内容:从者简介 :这个绿谷出久很不一样,是啊,他没能等到自己崇拜的偶像就走了。「去天台来个狗爬式到下辈子再拥有个性吧」,那时的话语依旧萦绕在心头,啊,好怨恨啊!怨恨这个不讲理的世界!怨恨那个人!怨恨那时的自己!这样的心理使他几乎要丧失自我,「为什么啊!为什么就没有一个地方肯接纳我!」这样的想法使他每天仿佛在炼狱中,正因为如此,才会被黑圣杯接纳,以至于他被召唤时的第一想法就是[那个人应该会很吃惊吧,看到这样的我。]】

其余人:……

零重力:的确,但是……我还是站胜出。。。

零重力:你们玩剑久和r阶爆的暮间了吗?

耳机:是啊,而且b阶更虐。

很像青蛙:同意gero.但是【截图】我个人还是更偏向轰出gero

【截图内容:  魔术礼装 :自己的力量 (四星)   简介:「那也不是你自己的力量吗!」那天的话语融化了长久以来少年内心的坚冰,心中有一丝悖动,[自己的力量]少年看向自己的左手,露出一丝连自己都无法察觉的微笑】

创造:同意【截图】

【截图内容  :  幼轰暮间某段  :     (惊讶) 「什么?MASTER,你问我喜欢的类型」 「居然真的想问」  「先说一下,我可是个复仇者,没有所谓的喜欢,所以你就别想再问了。」(脸微红)「你以为你是那个三星的ruler,能让我说出一切?」(突然意识到,捂脸,小声)「啊啊啊,好像说漏嘴了,算了......」(正/色)「MASTER,先别说了,复制版的混蛋老爹又来了,先迎击吧!」】

冰火两重天:【微笑.jpg】

零重力:【截图】X4,胜出是多么的美好,强推

【截图1:(十杰)r阶爆豪简介:此刻的他还有作为一个王的高傲与自信,他率领着双足翼龙去迎接着他的[挚友],那种气势谁都无法阻挡,说双足翼龙多如星河,实际上是过于夸张,他本人解释说,这样才叫迎接。但是,他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的[挚友]已经被绑在十字架上被烈火焚烧殆尽的事实,所以他现在还在畅想着与[挚友]的未来。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别告诉他吧。】

【截图2:(十杰)b阶爆豪简介:那个世界中相当于魔王的存在,不,准确的来说他已经成为了魔王,抛弃了自己的子民,抛弃了舒适的生活环境,抛弃了富足的生活,将[挚友]的断剑重新铸成武士刀,来到充满恶鬼与怨魂的黑暗圣殿,过着与恶鬼毫无差异的炼狱生活。为何会这样?「……因为……[勇者]已经不在了啊!」这是世界各地的挑战者被他击杀前最常听到的一句话】

[截图3.语音[十杰b阶](关于圣杯)圣杯……?哈,如果能让他回来这东西还算有用。毕竟,(表情变凶恶)我是不会去做这种对自己无好处的无用功的!]

【截图4.魔术礼装  (五星)  无期的那场对决:体育祭上,少年看着台上的两人,早已不抱任何希望的内心深处依旧在想着「依废久的局势,说不定能赢。」即使告诫自己这个人不可能会赢,但内心依旧在为他做着祈祷。哎,只可惜,这场对决,终极无期,未能实现。】

【群消息:[暴躁老哥]已下线】

不是巨婴:……不公平,为什么联动人物没有我

铁骨铮铮:复议

皮卡电:复议

(省略相同内容若干条)

漆黑之翼:终于做完作业了 说实在的,我也想知道自己的暮间会不会提到出久。

别担心因为我来了:少年少女们,官方已经在制作了

惹怒丈母娘的我哭的像个孩子:重点难道不应该是为什会有cp党即将开战吗?不过我个人觉得,我和出久真是天造地设,不对吗?

暴躁老哥:西内!

橡皮擦:@ 惹怒丈母娘的我哭的像个孩子,明天,监狱,既没手机又没网:)

冰火两重天:所以应该是我。

暴躁老哥:西内呦!阴阳脸,明天第一个炸你!

(接下来群内一片混乱)


————————


心操人使:出久君,我欧是我的错吗?

绿谷出久:你很欧吗?

心操人使:是的

绿谷出久:那请帮我抽一下小胜和轰君吧!

心操人使:…………当我没说

绿谷出久:???

(心操人使os:官方何时能出我,哪怕是魔术礼装也行。)


tbc........


绿谷来自迦勒底【综】

有关士久(二人非cp)

卫宫士郎   身高167  生日 4.15

绿谷出久   身高166  生日 7.15

所以三只年龄如下

伊莉雅斯菲尔.冯.爱因兹贝伦>卫宫士郎>绿谷出久


关于英灵的处理方法


不不不不,别想歪,不是那个意思


是英灵的放置方法


“战斗时期个个忙成狗,和睦时期个个闲成狗,那么你们就去打工吧!”绿谷气气不说话。😊对人生。


于是乎在另一张银行卡中的钱正以可怕的速度飞涨着。


亚瑟走了,说是梦(?)见高文在呼唤他,所以就离开了,是的,连剑都没带只带了几颗圣晶石,EXM?


还有件事就是X教授似乎又能联系到他的脑电波了,不过他还不确定。但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伊莉雅(姐姐)和一名从者要来了,令绿谷疑惑的就是伊莉雅的从者不就是赫拉克勒斯吗?为什么还要特意强调?


今天是上学的第一天,绿谷决定低调一点,于是当他看到拥挤的电车时。。。。。。。


于是。。。。。。人们看到一辆速度堪比劳斯莱斯的。。。女步车在极速行驶。

“到了,master.”

“谢谢,RIDER。”出久笑曰,“今晚加菜。”

“谢谢!”

“别那么大声啊!”


来到班级门口,看着这扇大门,啊,是考验力量吗。


单手覆上,解析结构,破坏架构,输入破坏性的魔力,“嘭”的一声,坚固的大门顷刻间化为碎屑,然后他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同学们惊愕的眼神以及榴莲那充满敌意的眼神。


入学第一天是【个性测试】,第一个项目是使用[个性]扔棒球,爆豪扔出了705米,而丽日御茶子则扔出了无限。


解析棒球的属性并进行修改,将魔力进行压缩,在那一瞬间爆发,7000米。

“等着,废久。”这是爆豪。

接下来绝对不能拉榴莲的仇恨。这是出久。


然后随着掌心一疼,在出久惊愕的眼神下,相泽老师直接拿如同牙签一般大小粗细的迷你红蔷薇划破了他的手,所以说接下来就是得靠自己的不使用魔力的实力么?老师你怎么能这样子?不是说好可以使用吗?再说那个东西是谁给你的?


对,没错,我说是可以使用,但是你不一样。而且我也想看看你们那边的魔术师在不使用魔力的情况下究竟能成什么样?毕竟我也很好奇。至于谁给我的话那你想想谁最讨厌你,那个你最讨厌的人他做了一个这样子的个复制品跟我说如果我想要那我可以随时用只不过用完之后,如果要恢复那个人的能力,那么必须得折断它。


很好,中二王你给我等着,只要你敢过来我就让恩奇都每天在你的饭菜里面放足量的芥末酱和辣椒粉之类的看不把你给呛的哭出来。


——————————————


结果最后一名还是落在了他头上。

“老师,请恢复我的能力,我要重考。”

“好的,恢复可以,但是不能重考,因为我不会淘汰任何一人。只是你体能方面需要增强。”


英灵们:吓死我了。差点要放宝具了。

恩奇都:吉尔,你这样会拉仇恨的。下午是实战演练,3V3,绿谷那一组为:丽日御茶子&常暗踏阴&绿谷出久VS八百万百&轰焦冻&饭田天哉


“轰同学,你的策略是?”

“不需要。”

说罢,一瞬间便冰封了大楼。


这种家伙废久怎么赢得过,可恶。爆豪在惊讶之余,自己不自觉的为某个人担忧。


切换监控,是的,目前只有绿谷出久一人还有行动能力。


废久你这是要去送死的节奏么!某人的心实际已经提到嗓子眼。


“真冷啊,还好我留了长发。”

“嗯。”


“伪.风王结界!”


然后绿谷就这么死撑到结束。


绿谷:丢死个人了。


“不合格不合格!如果真的在英雄活动当中你这个样子其实跟送死真的没有什么区别,所以说今天罚写3000字检讨!”


————————————————

英雄?什么是英雄?要算英雄的话大概只有切嗣吧。出久如是想。


从那出来后遇到了恰好在执行某任务的卫宫切嗣和久宇舞弥,然后再联系上母亲时才知道自己这里已经过了半年了,但是,母亲那里才经过了2天。尽管他在母亲面前已经极力掩饰自己的现在的状态,但依旧还是被识破。


“因为不是一个世界的,所以说时差是自然的。”切嗣这么告诉他。


卫宫切嗣的梦想是要创造一个没有任何人哭泣的世界。这个梦想是很伟大吧?没错,就像个英雄一样的。但是,要实现这个梦想,当时卫宫切嗣告诉他必须要拿到圣杯。


因此,当时的他作为这次的的圣杯战争的bug存在就是说不作为圣杯战争的参赛者,但依旧还是御主的他就要帮助卫宫切嗣。当然,这个帮助不是强迫的是他发自内心的。


很自然地在爱因兹贝伦的雪之城堡中,他认识了卫宫切嗣的女儿伊莉雅斯菲尔。


不过这也让我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

樱视角


从远坂到间桐家已经两个月了,这两天的地点很固定,虫仓——自己房间——餐厅就这三个地点。每天的生活就如同在炼狱一般。在虫仓连自己呼吸一口气都要通过爷爷的允许才可以,每天都有很多虫子爬到自己的身体里面很恶心,但是绝对不能说出来说出来的话会被爷爷惩罚的。但是我并不想被这么对待。在这个家中"父亲"并不关心我,"哥哥"厌恶我,唯一关心我的只有雁夜叔叔。能感觉得到。我的魔术回路这一点一点的被那些虫子给吃掉,吃掉再吃掉,但是我又能说什么做什么呢?一直接近这个远在远坂家的姐姐会来救我,但是,姐姐你什么时候才会过来呢?樱真的很需要你!姐姐!


今天原来应该是和往常一样,但是有一个绿色头发的跟我差不多大的孩子来到了这里,是从房顶直接过来的吧?我看着那破了洞的天花板。你这个样子会被爷爷惩罚的所以说你快点走吧。那个孩子并没有走。啊,看来又是爷爷为了教育我而找过来的人吧。爷爷,你想告诉我的我都明白,在间桐家我必须听你的,不许忤逆你的想法。这些我都明白。


但是————那个孩子把我绑着我的锁链全部都让旁边的那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大姐姐弄断了。

"真的很抱歉,我今天只有一件外套,我忘记带裤子了,那个你不介意吧?"那个孩子这么对我说。


眼睛撇到某个角落里虫子正在以可怕的速度聚集起来。爷爷来了。真是的他们早就应该走了,现在已经彻底没有机会了。


那个少年手忙脚乱的让那个大姐姐用锁链去帮他打掉周围的那些虫子以及去看我身边的虫子真是的虫子这么小,锁链,怎么可能打的着。


很快就陷入了困境。嗯,在我预料之中。因为忤逆爷爷的话是没有任何好处的。或许我应该早点告诉他们。但是现在不可能了我大概只能看着他们作为那些虫子的养料。


“樱!还有,LANCER的御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雁夜叔叔来了。但是叔叔没用的你没办法把我带出去而且你也不能忤逆爷爷的意思,好痛!那些虫子又在啃我了。啊,真的好难受,如同火烧一般的饿,感觉身体快要融化了。算了,先睡一会儿吧嗯,不过。好像又有人来了呢。


中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醒来的时候就听到有一个很好听很好听的声音在说着什么。


“已经醒了吧,樱,你叔叔是怎么叫你的我这么叫你,你不会介意吧,然后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身体里的虫子我已经全部都悉数取出,魔术回路我已经将它全部恢复。接下来再过两三天你就可以去学习一些魔法保护一下你自己。”


“嗯,不介意。那叔叔呢?”


“他正在和切嗣去谈一些事情啊。顺带介绍一下卫宫切嗣是我的丈夫。我叫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至于那边那个绿色头发的小孩子叫做绿谷出久,他身边的那个是他的从者。”


“那个大姐姐是从者啊。”


“不是的,他是男的。”


“真令人惊讶。”


这一天间桐樱的一生彻底改变。


樱视角完。

————————————————————


间桐雁夜和间桐脏砚的对决,其实是并不有任何的紧张感,毕竟两者的差距不用说也知道。一个是魔术回路即将枯竭的人,另外一个则是500年前的创始御三家家主之一,同时也是令咒的制造者(来自以前看过的某篇官方漫画,里面说,爱因兹贝伦制造了圣杯,间桐家制造了令咒,远坂家则制造了召唤阵和咒语。)。宛若飞蛾扑火一般的攻击。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悬念。但是间桐雁夜依旧在坚持着,樱和那个孩子已经被狂战士带出去了。现在自己的情况。连狂战士的一击所消耗的魔力他都无法承受。


至于另外一名从者,他被突然过来的英雄王叫走了似乎他们俩有事要说,不过令他惊讶的是,剑兵的御主卫宫切嗣,他居然过来了。原来那个绿头发是他的儿子啊,但自己明明记得他的妻子是白发来着的。


“是养子。不要乱想。”


不得得说,saber的实力确实很强,与狂战士有的一拼。。。。。。。。才怪呢,毕竟那三条狂化短咒并不是白加的。倘若自己的魔力够,或许现在就能干掉他们两。。。。。。。才怪呢。恩将仇报,并不是我间桐雁夜的做事风格。


就这样。间桐雁夜和卫宫切斯就这么极其之顺利的在爱因兹贝伦的临时城堡中,结盟了。为之后一起毁掉大圣杯,走到卫宫饭和魔伊埋下了极其之重要的伏笔。


————————————

回忆结束。今天依旧是和轰吃饭。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轰那么的开心。听他说他似乎对自己感了点兴趣。嗯,所以说。我有点方。吃饭的时候,现在看到隔壁家餐馆写着。100万一人畅吃,考虑一下下次要不要带亚瑟过来,用金皮卡的卡让他彻底畅吃一顿,以此来解决自己的钱包。


然后再回去的时候被榴莲壁咚了一下。不过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叫做爆豪胜己。

“那什么,爆豪同学,请问你能让一下吗?”

“啧!”他似乎更加生气了。


我有做错什么吗?


我该做什么才能让那个该死的废久想起我?mmd,为何突然好想看他哭着求我的样子啊,我在想些什么啊?


——————————————

今天的我依旧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你感觉cp感不强,那是当然,毕竟我如果不多较大一点,或者交代清楚的话,后面会很麻烦的。就像脚崴了一样。至于中间的间桐樱视角是我私心想写的因为我真的好喜欢她,如果不喜欢你可以跳过。

————————————————

彩蛋来了。

彩蛋1(其实是我私心的恶搞。).在城堡,间桐雁夜一脸郑重的告诉卫宫切嗣:如果你在砍圣杯的时候。被圣杯的意志所问话,请告诉她你做的这一切。全部都是时臣的错。


彩蛋2.出酒今天依旧不明白那个时候自己的从者被某个闪闪发光的家伙叫过去之后,自己的魔力莫名的多出了一大半所以说恩奇都哇,你到底和那家伙经历了些什么?


彩蛋3.开头那个可能被遗忘的x教授感觉自己出了错觉,那就是自己感觉到了绿谷出久。


彩蛋4.还记得前一章的那个进入宝石之国的圣晶石吗?他现在已经快发(?)育完成了马上就要作为一颗新的宝石了。


彩蛋5:前一张彩蛋中的阿朱罗丸已经回去了,当然回去之后的她是抱着一大箩打马赛克的本子的。好吧,现在让我们为百夜优一郎默个哀吧。


彩蛋6.远在晓组织的角都突然想到绿谷出久那一身晓组织套装似乎可以当做组织的资产保存起来,不过再后悔也没有用了,毕竟他(暂时)不会再来了。


彩蛋7.今天的轰焦冻和爆豪胜己依旧没有察觉自己对绿谷出久的那一点小心思,真是可喜可贺。——by卫宫士郎和伊莉雅


彩蛋8.今天的贤王闪很疑惑为什么自己的挚友在自己的饭菜中故意加了许多的辣椒粉和芥末酱之类的自己究竟做错了些什么呢?


有生之年刷到了太太

桃花夭夭:

知道自己没多少粉丝,但知道不少tag,进的圈也挺多,看到的人就帮忙转转吧(ಥ_ಥ)
别管是不是对家拆不拆cp了,能保住一个是一个吧(ಥ_ಥ)顺便一定要提醒一下自己喜欢的太太,因为有可能还有人不知道这件事。

最近尽量不要出本,不要发肉文肉图,那群疯狗为了钱什么都干的出来。

最后,请看到的人都发一下或转一下,越多圈里的人知道越好!!!

绿谷来自迦勒底【综】

文笔不好,出久在这里的性格会有点混合黑久的感觉 (就算没感觉,反正后面一定会表现出来的)

这几章轰出胜出只是打了个照面,彩带里面的几个cp就不打tag了。

      

                                      <序章(上)>


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无个性]的少年,他梦想着要拥有个性,安哥拉曼纽听到了他的愿望,于是就让他被一个痴迷于[圣杯战争]的BT把他当祭品抓走了,于是————


被强行打开魔术回路的少年浑身上下被割开了许多个细密的伤口,痛苦的在血泊,不!是召唤阵中挣扎,此时他的脑中只有一个想法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召唤阵中开始闪烁着莹绿的光芒“对呀对呀,就该是这样!继续挣扎吧!”男人疯狂的笑着,口中念着


“ みたせ、みたせ、みたせ、みたせ、みたせ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缲り返すつどに五度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ただ、満たされる刻を破却する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素に银と鉄

其基为银与铁


础に石と契约の大公

基础为石于契约之大公


祖には我が大师シュバインオーグ

其祖先为吾先师修拜因奥古


降り立つ风には壁を

天降风来以墙隔之


四方の门は闭じ

门开四方尽皆闭之


王冠より出で

自王冠而出


王国に至る三叉路は循环せよ

于前往王国之三岔路上循环往复


告げる——

宣告——


汝の身は我が下に、我が命运は汝の剣に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圣杯の寄るべに従い、この意、この理に従うならば応えよ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


誓いを此処に

在此起誓


我は常世総ての善と成る者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


我は常世総ての悪を敷く者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


されど汝はその眼を混沌に昙らせ侍るべし

然汝当以混沌自迷双眼,侍奉吾身


汝、狂乱の槛に囚われし者

汝即囚于狂乱之槛者


我はその锁を手缲る者――

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


汝三大の言霊を缠う七天、抑止の轮より来たれ、天秤の守り手よ―――!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之守护者——”


一阵耀眼的光芒过后,在那召唤阵中逐渐显出一个人形,那人拥有着萤草色的长发,以及那几乎可以媲美女神的容貌,若不是他的四肢略显紧绷,真的可以把他当做女性。


只见那绿发英灵转身,单膝跪下,对那少年说“你就是……召唤我的主人吗?”“救……救……我……”,少年吃力的挤出那破碎且夹杂着绝望的嗓音,绿发英灵将少年抱起,[已经没事了。]少年那惊恐的神色逐渐回复淡定,无声的回复着,[好,契约成立。]绿发英灵放下那名少年转身


…………


[SERVANT  LANCER  恩奇都,应您召唤而来


MASTER]


“真的很抱歉,接下来可能都要麻烦你了。”“没事。”恩奇都背着少年这么回复着。

                

                                   <序章(下)>

                    

至于这名少年,在经历了种种奇幻大冒险之后,他终于回去了,此刻的他头顶,正沐浴着那喧嚣的风儿。

                             

等等喧嚣的风儿?有什么不对吧,没错,此刻那名少年(够啦),不是绿谷出久。正以头顶大地脚朝天的姿势向下飞(?)去。只见他笑笑,然后咆哮道“滚啊你以为是O影的o p吗再说了我也没有男朋友啊!”


“我啊。”恩奇都接话。


呵。


不敢当不敢当。


正巧看到有那么一坨呕吐物正在欺压一个金色榴莲头少年。接下来就让绿谷出久叫你如何从高空坠落的时候能够不尴尬地利用周边的场景装作一副嗯,很自然的样子。第一步,调动魔术回路调整姿势。第二步,朝自己的脚底聚集魔力。第三步,用魔术加快自己的下落速度。第四步,一脚踹在那坨呕吐物上面且成功拯救少年。第五步,向那名少年用除了日文以外的任何一国的语言去问他,请问这是哪里?第六步,不管对方有没有回复,立马闪人,如果感觉速度不行,考虑让恩奇都带你飞一程。


然而,想象都是美好的。


当然绿谷之后当然是闪了,而且还让恩奇都带了他不只飞了一程。当然,问路的时候,那名少年居然暴怒的朝他大吼:“你来救我,是看不起我吗!”


exm?我们熟吗?绿谷如是想。


不过可喜可贺的是,绿谷他并没有上电视,只是那个榴莲上电视了。

美狄亚&摩根:呵呵


“你还记得一些什么呢?”

    “抱歉,我基本什么都不记得了。除了自己的名字,还有母亲的大致样貌,别的全部都忘了。”


7岁的出久有些窘迫,至于绿谷君现在的善恶观来自伊莉雅斯菲尔.冯.爱因兹贝伦和卫宫士郎。


看到母亲真人的时候绿谷还是感叹了一下,比印象中的还要憔悴和消瘦。又想到那长达九年的思念以及自己出事的时候直到联系她之前那一段时间母亲所受的那份煎熬和痛苦是无法比拟的。正是那份因他而产生的痛苦,才把她折磨的那么令人哀叹。


当然在看到榴莲君也往这里走之后,绿谷第一的反应是溜了溜了。


然后他听见了母亲热情地说道:“胜己,出久他回来了,你让光己也一起来吃个饭吧毕竟你俩好久没见了。”


所以说榴莲君你是魔鬼吗?怎么到哪都有你。绿谷出久瑟瑟发抖。


缘,就是那么妙不可言。


别问他是怎么吃饭的,在向恩奇都投以求助的目光后被果断回复“不行吉尔会吃醋的”想到“恩奇都,你变了,你怎么能见皮卡忘友呢”当然,这不能怪他,毕竟榴莲的眼神太过于凶恶了。


后来等榴莲一家走了才知道母亲并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的情况。


呵呵,笑对人生。


So,EXM?热血漫就是这么善于隐藏真相的吗?


还有,榴莲君,你叫啥名字?


打开自己的储物箱,发现自己确实该理理了。


橙色漩涡面具X1  爆炸符若干   圣晶石X63  起源弹X1 查克拉线数根  界断丝一段  咖啡果冻X148  阿朱罗丸X1(忘记还人了)某超市6.8折优惠券X100  尼禄奖章金银铜各X20 黑底红云外套X1  绿油油的外套X1  朗姆酒X78瓶  铁质“忍”字护额X1  金皮卡的卡X1  X学院学生证X1 史塔克大厦临时居住证X1 阿斯嘉德酒X1 魔力宝石若干  真红的玫瑰花瓣若干 量子核可乐X648  无记名灵基X9  魔术礼装若干  其余魔术用具以及暂时不想分辨的各类器材若干。


所以我到底经历了神马。——绿谷出久好心累。


画好逆召唤阵,使用一枚圣晶石助力把阿朱罗丸进行传送,完事,感觉有点脱力,不然呢?仔细想一下,在帮助藤丸立香解决完7个特异点后又因为圣杯解体战而马不停蹄地去穿越收集圣杯残片,哦,再说一下,最后一个体内有圣杯残片的是——柯南。


不过好像偏题了,算了,后天还有雄英的入学考,好好养精神吧。


                                     <第一章>


结果是当天他还是迟到了,然而当雄英校长看监控时却发现没有他的身影,细思极恐。(绿谷:神代魔术师美狄亚了解一下。)


迟到又有什么办法,于是出久站在某幢大楼上,高声说道:“我是来考试的,很抱歉没有敢上时间,反正你们还没有考完,不介意我cha进来考试吧!”当看到那个榴莲的瞬间,感觉羞耻爆了。当然,前提条件还得解决当今那么尴尬的状况。


嚼碎口中的兵粮丸用尽全身的魔力。超额投影出足量的兵器在那一刹那(因为魔力只回复了两成。),咬紧牙关解决完剩余的那些机器人。然后在一个比刚才那些好歹大好几倍的机器人出现之后,投影出赫拉克勒斯的斧头,然后不小心打了个瞌睡,然后看到一个浑身肌肉的兄贵(?)一脸惊悚的看着自己,还有一个扎着马尾(?)的发型的女生面部大幅度抽搐的看着自己。然后用自己最快的速度下楼随,找到一个并不认识的头发半红半白的男生尬聊


“我并不认识你,你找我聊天干什么?”

“很尴尬呀。”

“哦。”

——————————————

轰焦冻终于确信了这个人真的不是一般的强。虽然从伊莉雅那边早就听说了,但是实地那么看一下还是感觉有点不可思议,毕竟他还没有恢复全部的魔力。他还是看得出来的(不然你敢说你从了空中那些摇摇晃晃的兵器,你看不出他很虚弱。)。

————————————


为了解决尴尬,他试探性的问:“晚上一起去吃芥麦面吗?”“好啊。”

“你叫什么名字?”

“绿谷出久。你呢?”

“轰焦冻。”

“哦。”

——————————————————————

当晚去吃饭时,绿谷还以为是那种类似于一乐拉面的地方。

然而,他却吃到了人生最贵的一顿饭。

八十万一碗的芥麦面了解一下。

尤其当他听见那位同学说本来还想让你吃更好的芥麦面时,绿谷一脸惊悚的看着他。

另有价值千万的某名牌车接送。

另外这个人就是伊莉雅给他找的线人。

不要想到那种谍战片器这里的线人其实就是为了要让它能定时联系一下卫宫家(因为这里也显示有特异点的迹象。)仅此而已。

——————————————————————

当晚他联系伊莉雅问她的时候伊莉雅表示:“没错啊,家境确实一般啊和爱因兹贝伦比起来,家境确实一般呀。”

——————————

一个月后,当他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才知道,他的第二个线人就是相泽消太。当他去问卫宫士郎的时候,他表示这并不是他找的,是他托葛木宗一郎帮他找的。绿谷出久一边感叹着学生党(?)的辛苦(?),一边又再次的想,嗯,真不愧是人民教师。

————————————————————————

————————————————————————

倘若你觉得序章有点眼熟,那么就对了。序章的总体情节是参照fate/strange fake中小恩和银狼初遇的情节的。至于咒语是网上查找的。


这章根本不知道在写些什么,现在我宣布正式放彩蛋。

————————————————————————————

彩蛋1.当百夜优一郎失去(其实是绿谷出久忘记还给他了)了阿朱罗丸之后。君月和米迦尔的修罗场,愈发明显严重了。这个世界的安宁三宫三叶和柊倏雅决定让他们三个住在一个房间算了,果不其然,第二天除了百夜优一郎,其他的人全部安好。


彩蛋2.“把南极石还给我啊啊啊啊啊啊!”磷叶石愤恨地说着,把自己的刀向月人行进的方向奋力丢去.


[TUANG]


天空下起了南极石碎片雨,嗯,没错,南极石确实回来了,但是这把刀好像不是他的。(阿朱罗丸:你说呢?)


彩蛋2.5另一个结局

【接宝石之国最新一话】

“思念青金石的是她不是我。眼里没有任何人,真是好啊。”


【DUANG】


黑水晶就这么碎了。


来自圣晶石爱的爆爆,了解一下。


彩蛋3.齐木楠雄突然想到应该让绿谷出久走之前把那148个咖啡果冻留下来的。


彩蛋4.琦玉突然想到在那一百张超市打折的优惠券中四呼唤着一张靠闪闪的黄金律获得的一张价值三千万的中奖彩票嗯还没过期还有八十天过期。


彩蛋5.忍界四战过后,当宇智波带土再次想要搞事情的时候,蓦然发现自己的橙色漩涡面具不见了,于是他决定过上每天和卡卡西爱爱的日子。远在天堂的旗木朔茂想打人,特别想打人。不是想打把面具拿走了的出久,而是想打把自家儿子拐走的那个某人。


【主胜出/死出 副轰出/心出】和解之印〔7〕

⭕题外话(就是废话):听fz的Op码字真是爽爆

作者:慢更抱歉
—————————————————————————————

“你好,出久。”
“你好,心操君(笑)上次我们聊到哪了?”
“那个,出久,”心操人使开门见山地问,“你有没有亲戚,就类似于双胞胎之类的。”

“没有,我一直就是一个人,至于家人……”出久想到了自杀去世的母亲,“都只是……曾经的。”
“那心操君为什么要问我这些呢?”
“没什么。”【所以应该是重名。】

待心操人使走后,死柄木弔一把拉过出久,说:“你应该知道,这都取决于你告诉他你的真名,你当时就不应该这么做。”“疼疼疼。弔先生,我的肩膀被你那么一拉扯好像又脱臼了,今天又不能去搜罗个性了。”

“嘁,我帮你把他们打个半死,你只需要负责剥夺他们的个性就行了。”

“是、吗?”

—————————————————————————————
2个月后——————
“要剥夺这家伙的个性吗?”
“当然了,(笑)这么好的个性却被这种杂虫拥有,真是————”

“暴殄天物。”

————

警/视厅对于近两个月接连发生的谋害英雄的案件下了定论。与斯坦因那几乎是一击必杀的风格不同,被他所残/害的英雄身上的伤痕遍布全身,从伤痕上来看,那个人就像是在测试他们的个性。但是,警/长又看向另一份资料,这个人以同样的手法杀害了不少令警/视厅甚至政////府都头疼的逃//犯。完全弄不清这个人的思路和想法。而且这个人为了确保安全,令所有死者都是身首异处,真是残忍至极。

——————————————————
完事后清除完身上血迹的出久发动个性【瞬移】,然后“出事了”,没错,他,绿谷出久,瞬移到了爆豪胜己家——爆豪胜己房间。

幸运的是爆豪胜和爆豪光己不在。

“怎么会这样。”出久欲哭无泪。

爆豪胜己此时正躺在床/上,盖着被子,额头上敷着热毛巾,发烧着呢。【现在可是下手的好时机。】出久听见自己的心声。走到床前,举起刀刃,脑中却“不合时宜”地闪过自己与爆豪的过去。

收回刀刃

【不愧是我,这种时候都会下不了手。】出久自嘲。

“恩,呼。”躺在床上的爆豪一翻身,揉了揉眼睛,略惊讶地说:“出……久?”

【完了完了被发现了!】出久在心中惊呼。

爆豪胜己缄默片刻后,突然一把拉过出久

淡淡的吻了他,而且还是嘴对嘴那种,然后用他那因为感冒而沙哑的嗓音说

“我喜欢你。”

【小胜他亲了我!】出久内心无限刷屏(重点错了)

“那啥,同学,你认错人了,我不是…………”

“闭嘴!”爆豪胜己粗暴的打断了出久,“你就是出久,你就算化成灰老子都认得!(哭腔)你就是老子的废久,老子的废久!”

“老子最爱的废久。”

“那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对着媒体撒谎!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对我唯一的母亲撒谎!害死了她!”泪,终于挣脱了束缚。

“因为我也很绝望啊!”爆豪吼着。

“那你知道吗,妈妈死后,我更绝望啊啊啊!绝望到想杀了你!”出久抡了爆豪一拳头。

“我知道啊(哭腔),我知道啊!所以…………你以为我这段时间很好过?!我啊,天天都想着赎罪,每天每天都想你,愧对于引子阿姨。”

“你没资格这么叫妈妈!你既然想赎罪,那你干嘛还不去死!”又是一拳。

爆豪哭了,哭得绝望又痛悔。
出久哭了,哭得痛心又哀伤。

两人的泪珠滴落在地板上,泪水经过不懈累积,终于汇成一摊。

爆豪抚摸着出久的脸颊,亲吻着出久脸上的泪痕,出久哭得更凶了。

【你这样让我怎么下得了手】

见出久哭得更凶了,爆豪温柔地吻了出久的唇,说:“别哭了,小久。”嗓音因为哭过而更沙哑。

而这次,出久回吻了他。

待两人不再哭泣,出久将爆豪放回床上,再盖被子时,爆豪起身把他一把拉到床上,“很痛唉!肩膀才刚好。”然而这次,爆豪胜己是把他——绿谷出久按在床上亲吻的,不同于前面三次亲吻,这次爆豪将舌头伸进了他的口腔与他的舌头缠绵,双方互相吞食着对方的唾液,不时出发出暧昧不明的喘息声。

“哈,啊,小胜,够了啊。”出久一把推开爆豪。顺便发动个性【通感】,感应到爆豪胜和爆豪光己就在200米处,于是乎赶忙敲晕了爆豪,顺带清理了一下房间。再次发动个性【瞬移】离开。

—————————————————————————————

回到敌联盟,死柄木弔死死地盯着出久那有点红肿的嘴唇,问道:“你被谁亲了?”

“小胜,怎么了?”出久漫不经心地回答。

死柄木弔咬牙,一把拉过出久,快要亲上时却被出久全力推开。

“弔先生,你这样太过分了!”出久边吃药边说,然后赌气似的乓上了房门。

“为什么,为什么,他可以,换成我就不行,就凭,这家伙是你的青梅竹马,是吗。”如烈火般的妒意在死柄木弔的心中焚烧。


——————————————

孩子们,表争了!

发烧是敷热毛巾还是冷毛巾
问:发烧是敷热毛巾还是冷毛巾
[医生] 张楠 -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
病情分析:发烧是敷热毛巾还是冷毛巾?用冷毛巾。指导意见:发烧是敷热毛巾还是冷毛巾?用热毛巾会有反作用的,不过可以用温水擦,然后靠挥发带走热量
来源:快速问医生

请求

没错

机智如我:

猫头鹰太郎:



.................附议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我可去你的Master!〔2〕

预计4章完结。(完结后还有番外篇)
谢谢大家支持。
下章会有高能
ψ穹大亲兄弟
ψ大师兄的魔服被易相逢友情改造为花嫁服

————————————————————
梦————

“他”不断的抚摸着某个人的头发,嘴中零散的说着“没事………了,再…忍一下,就能……回……家…了,没………事了,不…………痛…………的啦,你…………看…啊,我………………笑…了啊……………………”
然后声音越来越轻,最后“他”和那个人就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呼吸停止后也屹立不倒。两人的手骨也一直紧握着。
————————————————————————
“呼,呼,”龚常胜从梦中惊醒,“这就是,小云哥哥生前最后时期的回忆吗?”

—————————————————————————————

“誓约胜利之剑!”

东方纤云看着这一人一英灵这么打,思考着是不是应该做一些什么(连续第四天了)。但是宝具绝对不能用。

另一边,逍遥渡影和逍遥星河兄妹也在进行着召唤,
“(咒语)”X2

“试问,汝就是吾的Master,对不对呢?”

“试问,汝可见到拐走我家小弟的歹人吗?”

“我⭕!同样是servant,怎么差距那么大!”逍遥渡影愤慨。

“你好,吾叫易相逢,是你的basaker。”
“我叫逍遥星河,叫我星河就行。”

看着一旁的二人,逍遥渡影只想说:

“劳资不想当Master了!”

“正好。”早在一旁吃瓜的东方芜穹接话。

空气中,有saber的杀气和魔力,好像还混杂着他家小弟的气息。过去看看吧。

“果然没错呢,小美人就在这。”东方芜穹突然降临。
“你谁?”龚常胜紧盯着对方。
“东方芜穹!!!你这家伙!”印飞星像是被激起了什么极其不愉快的回忆般,紧握誓约胜利之剑,再次调动全身魔力。
“Ex…”
“愚蠢。”
无数像触⭕手般的枝条刹那间破地而出。

“哥,住shou。”话还没说完,东方纤云感觉身体一阵酥麻,原来是被触⭕手,缠住了啊,但是我明明不在攻击范围里啊!MB,躲着也躺枪,还YD自带麻⭕痹效果!啊,这就是那两位前辈所说的幸运E啊。被缠住的东方纤云如是想。“毁灭…呜啊(娇⭕喘〔拜触⭕手所赐〕)”“真是,小美人,随意使用宝具就不怕杀死自己的Master吗?”东方芜穹将手伸进黑发人的嘴中不停地搅动着,戏谑地说着,“你知道吗?纤云,你不在的时候我下身可想你了,涨的难受,无处可宣泄,你现在那么色⭕气,是想让我宣泄「情感」的意思吗?”

“没见过你这么一本正经地耍流⭕氓的,我的「亲(重读)」哥……”
“流⭕氓又怎么样?”东方芜穹笑了挑衅一般地看着那两人说,“反正我就是那个注定要陪你到最后的人,而你也注定是我的。”

我的

“你不配!「 Excalibur」誓约胜利之剑!”

龚常胜有些惊讶地看着印飞星。

半刻后,“(高级魔法咒语)。”

战局顷刻反转,东方芜穹被控制了。

“还没完呢,”说罢,印飞星做了一下脚部准备活动,然后在东方芜穹跨间来了个飞踢。

印飞星沉默片刻说,“你要不也来踹一脚,不要紧。这家伙就是欠踹。”

“多踹踹流⭕氓有助于身体健康。”东方纤云补刀。
“话说Lancer的Master呦,我奉劝你快点用完令咒,不然……”(不知道是第几次的蓄力)

“再来一击誓约胜利之剑吗?而且龚某怎么使用令咒又关你何事。”(准备投影)

我该咋办,为毛有种不好的预感,东方纤云四处张望,正巧看到了易相逢,所以说嘛,那个混蛋说枪兵是幸运E的,吼吼,我还是幸运的呀。

“内啥,现在不是和平时期吗?我去和隔壁basaker喝杯东西,你们慢慢聊哈。”

“Lancer,你是不是忘了上上上届⭕杯战争咱俩就是被她一击爆头的。”印飞星一脸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眼神看着他。

“呜,是吾错了,吾当时不应该遵从Master的指令对不起,呜。”

“妈耶,saber你别说啊!”东方纤云觉得好心累,“师父父,去吃几个芝麻饼吧,没事儿。”

“那就去吃芝麻饼吧,师父父请你。”

“东——方——纤——云——,这个‘师父父’是咋、回、事、啊。”

“唉,saber你吃醋了,那是昵称而已。”

“才,才没有!”嘴上这么说,印飞星还是实诚地脸红了。

〔这个saber和Lancer一定是假的,没错,一定是假的。〕逍遥星河不断告诫自己。

待东方纤云走后,印飞星拔剑

“开战吧。”

“龚某正有此意。”

——————————————————
在吃芝麻饼时,逍遥星河忍不住发问:“你真的是Lancer吗?他们一打你就想法子跑,连劝都不劝。”
东方纤云一脸无奈:“首先我没必要参战,第二每次都因为要争我的神马归属权才打架,我劝他们他们就问我要和他们中哪一个人,……”

东方纤云顿了顿,又继续说

“结婚。”

“因为我的魔服是花嫁服,是你的servant搞的。”

“呜……那是因为你原来的紧身衣总被他们说很诱⭕惑人,而且你穿花嫁不更可爱吗?”

〔所以说我之前是错过了修罗场?!〕此刻,逍遥星河的内心正无限刷屏。

—————————————————————————————
等东方纤云回来时,局面已俨然变为三人混战,不过在他投枪后就停止了。原先那一大片树林已被夷为平地。

印飞星冷笑一声看向东方纤云:“Lancer,你知道接下来是什么环节吗?”

“你们终于停战了?”

“错!”

“是作者下半章将写的往事。”

“是谁的往事?”

“我们的。就是我们saber、Lancer、caster三人的往事。”印飞星哼了一声,“也顺便能决出谁才是这个Lancer的【正宫】。”


“那我先退避一下吧,毕竟自古枪兵幸运E,我只是个——炮灰NPC而已。”

抽取结果

抽到了某两个小可爱点的佐鸣校园甜宠&空楠盗梦(楠雄进入空助梦境)。SO,我得加油了。(还有3个连载坑)

我可去你的Master!(all大)〔1〕

ψfate设定
ψ积存蛮久的脑洞
ψ没有圣杯战争(私设已经终结)
ψ设定:印飞星「saber」,东方纤云「lancer」,东方芜穹「caster」易相逢「basaker」(有拼错请在评论告知,谢谢😊!)
ψ三路视力5.0
ψ篇幅不定

可以的话

正文走起

————————————————
夜晚——在某高中[图书室]——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样画的。”

某(没错这就是这所高中的名字不是匿名)高中,高一(1)班,班长——龚常胜——这个出生于魔术师世家的天才此刻正在画一个他听说能够召唤英灵的魔法阵。

当然目的不是什么□杯战争,因为已经终结了,他这么做只是想验证一下是不是真的可以召唤英灵。

是的,目的一开始确实是这么的真纯。

“(咒语)。”

一阵光芒闪过,一个人影出现在阵中,只见他双唇轻启,说:

“□杯战争□□的不是终结了吗?”

“所以我只是想单纯试一试看看老祖宗的话对不对。”

“熊孩子(小声)。那好吧,”说着东方纤云深吸一口气,开始"走流程",

“试问,汝就是吾的Master?”

“是的。”

印记出现 。

东方纤云表示“最好X的快点用完三条令咒,我还要回英灵殿躺着呢。”

“那令咒一共有几条?”

听到这,东方纤云真是对那些以前的参赛者感激不尽,居然连那么重要的事都没写!

“一共有5条。”NICE!东方纤云默默地给自己点个赞。

——————————————————

印飞星很生气,没错,他想宰了那个召唤他家lancer的那个人,YD好不容易□杯战争终结了,总算可以安安静静等媳妇脑子开窍,然后造孩子。然而一阵白光过后,他家Lancer就没了。呵呵,信不信我送你一个Excalibur呦。

然后又是一阵白光过后,他本人也被召唤了。

————————————————————
叶昭昭蒙比地看向阵中那servant的剑指向自己鼻尖,恶狠狠地问他:

“试问,

汝知道那个拐走我家Lancer的混/蛋在哪!”

片刻后带着爆棚的杀气跑路了。

————————

“请问Lancer你能把你的名字告诉龚某吗?”
“额。。。。”

“誓约胜利之剑「 Excalibur」!”
“飞……「saber」你丫疯了吗!砍我干嘛!”
“对不起啊,Lancer,砍歪了,我现在就砍死你的Master然后一起回英灵殿。”
“你也被召唤了那你难道不应该先砍死你自己的Master吗?”
“说的也是。”

于是乎,玩家叶昭昭此刻疯狂逃命中

“妈耶!第一条令咒,表砍我!”回头,对方不动如山。

“第二条令咒,快停下来!”脖子能感觉到剑的温度。

“第三条令咒,去砍你最讨厌的人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走了。

“ Excalibur!”

然而龚常胜视力太好躲开了,“还好龚某躲开了呢,小云,哥哥(重读)。”

看到此时一人一英灵中间那可以用来给大哥大充电的电光,东方纤云只想说:

“我在哪,我只想回英灵殿磕瓜子啊!”
——————————
此刻,英灵殿——

东方芜穹:“小美人不在的第一个后半夜,下身难受,但是小美人在的时候下身更难受啊!所以小美人你啥时候回来啊!”